盧廣仲 【明仔載】

一首送給婆婆的歌

明仔載|為閩南語,簡單來說有「明天」的意思

《明仔載》是廣仲寫給他「兩個」呀嬤的歌。為什麼是兩個呢?一個是現實中已離世的呀嬤,另一個是台劇《花甲男孩轉大人》裹的呀嬤。


明仔載為閩南語,簡單來說有「明天」的意思。一開始聽到這首歌時第一個感覺是很悲傷但又很有力量的歌,彈奏時都盡量想表達到這個感覺。事後看廣仲在訪問中提到:「劇中,花甲希望阿嬤明天就能醒來、家族爭吵明天就會和好;劇外,明天好像代表著很多期待。有時候,今天過得不好,希望明天可以怎麼樣,「明仔載」是一個很好的名字,它好到能變成一個「短左右銘」。」看來是比我想像中有希望的歌。

婆婆|大概是我在她心目中永遠都是小孩

有次廣仲在演唱會簡單介紹這首歌時說:「因為有某個人,所以我會很努力。」我很快便想起我婆婆。今年年初回鄉探婆婆時,一件事很深刻。每次臨走時我婆婆總會塞錢給我,由細到大都會,大概是我在她心目中永遠都是小孩。我當時跟她說:「不用啦,你留來買野食,應該係我俾你至岩,下次你出黎香港,我請你飲茶呀。」婆婆聽完之後眼濕濕。

其實近年回鄉的感覺和小時候的感覺很不同。以前大家都窮,過年時真係會傾計、會玩、會關心大家、想大家好。相反只係靠政府徵收土地而變得有錢既佢地,慢慢只係會曬命,任何野都講錢、講面子、講飲講食。甚至有人講話好彩冇俾佢個仔黎香港讀書。我聽完心諗你個仔邊讀到…我想講既係,當時我完全冇諗過我婆婆會喊,事後我諗左好耐,會唔會因為聽得太多功利說話,突然聽到人話所以會有呢個反應。

而點解我好愛我婆婆呢,因為佢係真係純粹想我好既人(我成日偷偷覺得佢最錫我的)。有些瑣碎的事我仲好有印像,例如小學時我婆婆去粉嶺中心買蛋糕,但居然迷路,結果行左成個鐘。又記得細個唔肯行路時,佢話隻腳要黎做咩嫁?我話行路,跟住就真係乖乖地行。依家佢都90歲了,成日聽到佢話腰痛腳痛,間唔中會唔記得我個名。以前佢好厲害,一個人出黎香港完全無問題,依家已經好難。

大家又有冇諗起某個人,無論佢仲起唔起你身邊,你都會為左佢繼續努力,期待明天呢?

編曲者
Kinglam Chan
Editor
結他
桶型
Orchestra Model (OM)
面板
Aged Tone Adirondack Spruce
底側板
Indian Rosewood
錄音資料
結他調音
EADGBE
結他弦線
Pyramid Light Gauge
錄音器材
WarmAudio WA87
錄音咪前級
WarmAudio WA273
錄音介面
Focusrite Clarett 8Pre
歌手資料
盧廣仲